2018/1/16 21:42:42 星期二 
  投稿信箱 联系方式 法院举报中心  
现在位置: 审判研讨 >> 新闻内容
   
浅析刑事审判监督程序
作者: 李娟  发布时间: 2015/12/22

[内容摘要] 我国的立法和司法历来尊崇“实事求是、有错必纠”,刑事审判监督程序作为一项纠错性质的救济程序,对维护司法公正和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起着重要的作用,在我国司法公正越来越受到重视的背景下,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应当积极发挥其作用,确保司法公正落到实处。新修订的刑诉法在刑事审判监督制度上的有较大突破,积极探索并严格执行,提升法院的司法公信力。(全文6192字)

审判监督程序是指司法机关为了保证法院裁判的公正,使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但认为确有错误的判决和裁定得以纠正、从而防止适用法律和诉讼程序上的偏差,而特设的一种补救和监督制度。作为纠正法院错误生效裁判的特殊救济手段的刑事再审制度,笔者认为其功能不是单一的,主要有纠错功能和权利保障功能:(1)纠错功能:纠错功能应该是刑事再审程序的首要功能,刑事诉讼的直接目的在于准确、及时的查明每一个刑事案件的客观真实,并依照刑法的规定做出符合客观真实的裁判。但是刑事审判活动本质上属于人类的认识活动,势必受到人类认识能力的限制,在这一认识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受到法官个人因素的影响,致使法官对案件的认识产生偏差甚至错误。而且刑事诉讼所要确定的事实都是发生在过去的,不可能完全重复出现的事实。实践证明,由于刑事案件的复杂性和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刑事审判中出现错误是难以避免的,为了防止和纠正刑事审判中可能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错误,世界各国普遍设立了刑事审判纠错机制。在我国,刑事审判纠错机制包括第二审程序、死刑复核程序、刑事再审程序。刑事再审程序作为我国刑事审判纠错机制的核心,其功能无疑是纠正判决和裁定中发生的错误。(2)权利保障功能:刑事诉讼应当坚持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相结合。其中的人权保障既包括保障被告人人权也包括保障被害人人权,但是由于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到一定的限制或剥夺,而刑罚则是对被告人财产、人身、甚至生命的限制或剥夺,相对于拥有强大国家权力的追诉机关而言,被告方处于天然的劣势地位。因此,刑事诉讼中的人权保障主要是保障被告人的人权。刑事再审程序是保障被告人人权的重要体现。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准确适用,既有利于维护人民法院裁判的既判力,维护法律的严肃性、稳定性,又利于发挥其纠错功能,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化解社会矛盾,保证司法公正。新刑诉法未修订前,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地适用中存在一些弊端,影响了司法公正,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新的刑诉法对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做了一些修改。  

一、新修订刑诉法在刑事审判监督方面的突破

新刑诉法的修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步,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适应新形势下惩罚犯罪与保护人民的需要,着力解决当前司法实践中的一些迫切问题。为更好地配置司法资源,提高诉讼效率,本次修订考虑在保证司法公正的前提下,区分案件不同情况,进一步完善审判程序中的重要环节,对审判监督程序的改革上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如为避免案件反复发回重审,久拖不决,增加规定:对因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第二审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案件,原审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新刑诉法对审判监督程序进行补充完善,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在重新审判的条件上,增加了对程序违法可发回重审的规定

新刑事诉讼法第242条细化、补充了第()()项规定,明确规定如果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达到“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程度,“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人民法院就应当再审。”有利于司法实践理解和把握。同时,新法第242条还专门增加一项将程序违法作为法院应当重新审判的条件,即:“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笔者认为,该项规定与新法第227条共同构成了我国刑事诉讼中的程序性制裁机制,凸显了刑事程序的独立价值,有利于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的行使和程序公正的实现,是很有必要的。

(二)增加规定人民检察院需派员出席再审审理

新修订刑事诉讼法第245条增加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再审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这样,无论再审程序是否由人民检察院抗诉启动,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再审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都应当派员作为控诉方出席法庭,从而维持再审法庭控、辩、裁三方组合的诉讼构造,保证审判的公正进行。同时,人民法院在开庭审理前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向同级人民检察院送达相关诉讼文书或通知其查阅案卷。

(三)对再审案件强制措施的决定主体作出规定

旧刑事诉讼法对再审案件的强制措施的决定程序和决定主体没有作出任何规定,而由于审判监督程序适用的对象是已经生效判决、裁定,大部分被告人刑满释放成为自由人,他们在再审过冲中往往会妨碍再审程序的进行。新刑诉法增加了第246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决定再审的案件,需要对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的,由人民法院依法决定;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再审案件,需要对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的,由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这样有利于保障再审程序的顺利进行。

(四)增加规定指令原审人民法院以外的下级法院再审

从回避制度原理来看,原审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裁判再自行提起再审纠正原裁判的错误,存在一系列局限性。一般情况下,当事人在申诉或申请再审的同时,就已经对原审人民法院产生了不信任感,而案件如果仍然由原审人民法院再审,只会加重这种不信任感,从而影响裁判的公信力。[1]新刑事诉讼法增加第244条规定:“上级人民法院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的,应当指令原审人民法院以外的下级人民法院审理;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更为适宜的,也可以指令原审人民法院审理。”该规定了指令再审以原审人民法院以外的下级人民法院再审为原则,以原审人民法院审理作补充的再审制度。此外,根据新刑诉法第245条规定,即实现了整体回避,也实现了原合议庭的回避。

(五)增加审判监督程序中原判决、裁定的中止执行制度

旧刑诉法第203条规定了申诉不能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以维护生效裁判的既判力。但没有确定是否可以决定中止原判决、裁定的执行。新的刑诉法增加了第246条第二款:“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判的案件,可以决定中止原判决、裁定的执行。”该款规定赋予法院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允许他们根据个案具体情况决定是否中止原判决、裁定的执行。

二、欧洲大陆法系国家刑事再审制度简况

  法、德两国在再审制度上有不少共同之处。首先,都对再审制度有详尽、明细的操作性极强的程序性规定。其次,都对再审理由作了列举式的明确、严格规定,明示享有再审申请权人范围,规定检察官(法国为司法部长)、原审被告人享有再审申请权,如被告人死亡则由其近亲属行使。再次,明确详尽规定对再审申请的处理方式、程序、结果。最后,对再审方式、程序、法律 救济均有具体规定,若再审后认定被告人无罪的,经其申请,要在官方公报或报刊公布,为其恢复名誉。

  法国与德国的再审制度也有不同之点。法国从人权保障原则出发,规定任何人都可以为任何被判定有罪的人进行申诉。再审申请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并由其对申请进行实质审查,认真听取申请人、律师、检察官的意见,审查后认为理由不足予以驳回,认为理由充分则撤销原判移送除原审法院外的另一同级法院重审。重审后确认无罪的被告人,有权要求获得赔偿,但如证实新证据之所以未及时出示或被知悉是由于被告人责任的除外。败诉的再审申请人应负担全部诉讼费用。德国从发现真实原则出发,申请再审必须说明法定理由、证据,对再审申请是否有理由要进行裁定,法律救济的规定也适用于再审申请阶段,再审分为对受有罪判决人有利的再审和不利的再审,原则上再审不加刑。

三、日本有关刑事再审制度的规定

二战后,大陆法系的日本法迅速吸收英美法内容,刑事再审制度集职权主义的法、德再审方式和英、美禁止双重处罚观念为一体,立法删去了对被告人不利之再审,仅规定为被告人有利之再审和再审不加刑。日本法规定的再审理由与德国法对被告人有利的再审理由相似,再审申请人除被告人外还包括检察官,如被告人死亡其配偶、直系亲属、兄弟姐妹有再审申请权。并明确规定对再审申请必须进行调查,再审由作出原判的裁判所管辖。再审后确定无罪的必须公开登报。

四、完善我国刑事再审制度的建议

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又称为刑事再审程序,是对生效裁判的重新审理,为法律的正确适用提供的一种保障机制,因而为世界很多国家所采用,被称为“司法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刑事再审程序是我国刑事诉讼中的重要程序,是刑事诉讼矫正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保证判决和裁定的准确性,实现实质正义和法律统一具有一定的作用。但是,笔者认为我国刑事再审程序又存在一定缺陷,违背了现代诉讼法理。因此,需要对我国刑事再审程序进行完善。

(一)坚持不能放弃的基本原则

  我国现行的再审制度对未经公诉机关抗诉的生效裁判,规定了法院可以直接发动刑事再审。由于我国的再审既包括有利于被告人的情况,也包括不利于被告人的情况,因此,也就意味着法院可以通过再审程序直接加重对被告人的判刑。这样的情况也确实一再发生。显然,在没有公诉机关抗诉的情况下,法院发动不利于被告人的刑事再审,完全违背了控审分离原则。

控审分离原则是现代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这个原则对于刑事司法公正具有基础性的意义。这一原则的意义绝不仅仅限于检察机关与法院在刑事诉讼中的分工,其更重要的价值是保障司法公正。显然,只有在控审分离的基础上,才有可能构建不偏不倚的公正的法庭;只有在控审分离的基础上,才有可能防止法官先入为主、先定后审。这正是现代刑事诉讼否定集控诉与审判于一身的纠问式诉讼制度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讲,否定了控审分离原则,将使刑事诉讼陷于倒退为纠问式诉讼的风险之中。虽然我国现在再审案件的数量与以前相比并不多,但如果纠问式诉讼在此有其存身之处,问题的严重性就应当引起注意。

(二)改革再审的审理方式

我国对再审的审判方式问题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45条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据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做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按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做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但对如何审理并没有明确的规定,笔者认为,为了法律体系的完整和贯彻直接言辞原则的要求,再审案件应当和一审、二审案件一致,如果没有法律规定的不公开审理的情形,应当公开开庭审理。但考虑到问题解决的渐进性,可对再审案件的公开开庭审理进行试点,总结经验后逐步实施。[2]

(三)完善刑事再审的主体

刑事再审启动的主体方面,应当保留检察院的抗诉提起再审,取消法院主动提起再审的权利,增加当事人的申诉。使得法院真正成为居中裁判者,而当事人和检察院则是有权提起再审程序的主体。在法院主动提起再审时,由于缺乏控诉一方,造成了控审合一的现象,也易对刑事再审造成某种审前己经形成的倾向性。废除法院对再审程序主动提起的权利,这不仅是符合诉讼理论的,也是保护当事人权利的要求。在增加当事人申诉的条件下,未经检察院抗诉或当事人申请,法院不能自行启动再审程序,而只能被动地接受申请并审查。为保持检察院和当事人在申请再审方面的平等性,建议对于检察院一经提出抗诉即必然引起再审的特权应予以取消。这样法院在审理再审案件时充分保证了控辩双方平等行使自己的权利,真正的正义和公理才有实现的更大可能。

(四)明确刑事再审程序的理由

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第243条规定,检察院和法院提起再审的理由是生效裁判确有错误。而法律对“错误”没有严格界定,且判断“错误”的主体也不是特定的,法院认为没有错,而当事人认为有错时,或者法院认为没有错,而检察院认为有错时,或者当事人与检察院都认为没有错,而法院认为有错时都可能导致再审活动的产生。可见,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对再审理由的规定过于笼统,缺乏可操作性,造成了刑事再审程序在启动方面存在极为严重的任意性、随机性和行政性。

刑事再审法定理由方面,应区分有利于被告人的再审和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以明确体现对“被告人权利的保护”。对于有利于被告人的再审理由,应从实体上和程序上两方面进行规定,对于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理由,应进行严格限制,这样做主要基于以下考虑:(1)在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实现平衡。因为只有将再审理由进行有利于被告人与不利于被告人的类型区分,才能体现出对国家刑事追诉能力和机会的必要限制,同时赋予被告人个人特殊的防御手段和程序保障,才能使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受到更多、更大的限制,在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实现平衡。(2)确保惩罚的正当性。刑罚惩罚权应归属国家,这是现代国家的题中之意。但是国家对任何公民的惩罚必须是正当的。因认定事实或适用法律上存在错误的惩罚自然不具有正当性。而现实情况是,由于条件的限制,错误的惩罚难以绝对避免。因此就要求有畅通、有效的救济机制,使任何公民在遭受国家错误惩罚时,都能够及时获得无条件的司法救助,以实现对惩罚的不正当性之救济。因此在刑事诉讼中,对有利于被告人再审的提起通常不应当有所限制。(3)体现归责的正当性。在职能分工明确的现代刑事诉讼中,证明责任原则上由控诉方承担。如果生效裁判存在有利于被告人的错误,其要么是控诉方证明不利,要么是裁判者之责任。就被告人而言,对这样的错误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责任。如果对这样的错误裁判,国家可以任意启动再审程序来对被告人重新定罪量刑的话,无异于将控审机构应承担的责任归于被告人。这明显有违于归责的正当性原则。正是如此,对提起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通常应当有所限制或者予以禁止。在这方面可以借鉴大陆法系国家的一些做法。大陆法系国家对再审理由的规定充分注意到再审程序的特殊救济性质,他们通过再审理由将再审限制在较为狭小的范围内,使得再审的启动异常艰难。如法、日、意三国仅允许提起有利于被告人的再审,在此前提下,法国刑事再审只适用于已经确定判决宣告有罪的案件,意大利的刑事再审也只是针对已生效的处罚判决或刑事处罚令。[3]而中国对再审程序的特殊性关注不够,对再审理由的设定过于宽泛,既无犯罪性质或严重程度的限制,也无有利于、不利于被告人之分,导致实践中,再审程序的启动相当便利和广泛,一个案件再审数次的现象屡见不鲜。

另外,在立法技术上,为增强可操作性,应采取列举方式规定再审理由。现行刑事诉讼法对法院提起、决定再审的理由和检察院提起抗诉的理由,均采取总括式规定的方法,以“确有错误”一词试图概括所有的再审理由,在司法实务中,因“确有错误”一词较为抽象、笼统,缺乏可操作性,而使该项理由的规定流于形式,导致再审的启动带有随意性。{6}因此,重构再审理由时,应当借鉴大陆法系国家的做法,采取列举式,将再审理由具体化、清晰化,使之更具可操作性。

[参考文献]

[1]樊崇义、兰跃军:《新刑诉法从五个方面完善审判监督程序》,载www.legal.people.com.cn,2012529日访问。

[2]参见中顾法律网。

[3]焦悦勤.大陆法系国家刑事再审再审理由对中国之借鉴

· 关于立案登记制 您应该知道的五件
· 诉讼小常识——不公开开庭审理的几
· 案件流程示意图
· 送达唐雄华公告
· 送达李凤芹、段海昌开庭传票
· 德宏州两级法院“执行局长接待日”
· 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预算
· 梁河县人民法院2017年预算公开
热点聚焦
 
· 德宏州两级人民法院举行2018
·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召开2017
· 德宏中院政治部主任蔡金海一行到
· 德宏中院副院长马光华 盈江县政
·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党组召开理论
· 云南省高院检查考核德宏中院20
· 余中生同志看望慰问德宏中院离退
· 德宏中院开展“明礼•诚信”主题
网站访问总数:8495590次  
   
滇ICP备12002805号

滇公网安备 53310302000014号

| 德宏州人民法院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设计与技术支持:云南法治网 Copyright © 2009-2016 by dhf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ion is prohibited